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日记 > 正文

学生

环境学院本科生 谢雪莹

谢雪莹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29日 08:35 点击次数:

对它有爱恨也好,如我一样的朦胧情愫也罢,大抵因为它是青岛的风。春来冬去,寒来暑往,风就这样穿梭肆虐。奔向五四广场,盘旋小鱼山,沿着海边的路漫步,倏地,又急急扑向我们的棉袄、羽绒服——“呼呼呼”。

每至酷寒,妖风又起。微博知乎上已有众多网友纷纷发表他们的妖风体验,猝不及防,满嘴妖风,身子仿佛提了线被操纵,踉踉跄跄,东倒西歪;树影舞动,鸟兽各散,自行车也如多米诺牌,一个接一个排排倒下。

风是青岛的个性。青岛的风有自己的主题,自己的味道。它呼啸而来,夹裹着人们种种复杂的情感,又无影而去。

之前从未领略过青岛的风,初见识其威力是大一刚来的那个秋冬。当时一派的天真新奇,只觉得神奇,风犀利如锈白的刀,“蹭蹭蹭”往脸上刮;浑厚如山寺的种,“哐哐哐”地往身上砸。俗话说“风凉,风凉”,青岛气温不低奈何妖风肆虐。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时时能看到“时间暂停”的奇景——五六个人突然被吹得迈不动步。于是便定格呆立,于是便大棉袄羽绒服不嫌重地往身上加,于是便忙着拍照录视频发空间发朋友圈,于是便赶着记录自己被妖风控制的躯壳。吐槽欷歔一番后,又各做各的事去。

即使已与风“斗智斗勇”一年有余,除了感慨吐槽却再无他想。直到那晚,清醒了我与师姐交谈后的迷惘。仍记得,那股子风劲儿打向脸庞,那股子寒气儿往头顶上冲,冻脑仁儿般的快感。即便交谈完出了凤凰居,还是一股脑儿的混沌。无论实验、比赛、学习、生活、人情、事故,最近迷了路。我要走向哪儿,我能走向哪儿?是那条满是疾风的康庄大道的尽头,还是旁侧看不清的蜿蜒小路?还是跟着风吧,让它定。风的声音就在耳边,雄浑而低沉,怒吼肆虐,疯狂抽打吼叫的同时,也在我心中留下清晰深刻的痕迹,刺骨冷冽。突然想到前一阵子在会文南看的《海上钢琴师》,我想我被打动了,我想写些什么,但又入不了手。我好像只能一遍一遍默念台词,一遍一遍感受他弹琴的神态,一遍一遍回顾被震撼的感动与情怀。在海上弹着琴经历着人生,吹着海风,他的心里又在想什么,他到底看到了什么?那种纯粹的专注,洁净的灵魂,我大概永远也无法触及,哪怕丝毫。风还在“呼呼”乱窜,而来,而去,无情无义,又重情重义;我还在随风走着,向前后,向左右,不知去往,却步履坚实。随“风”的去向而行,也夹杂着心之所盼性之所往。因风而喜,因风而恼,就像青岛这季节分明的风,筛糠般的清醒和温泉里的恍惚,反复折磨,真实无妄。情绪夹杂在风里,然风却不知。它呼呼奏响,寒来暑往,循环往复,莫不如此。

令人难忘。

青岛的风似乎已不是散布在房间角落,而是一举一动连呼吸都带动着。待来年,弱水皆饮尽。回眸,枝叶枯黄,花瓣散落。再贺一声“妖风”,无输无赢。


【供稿单位:环境学院    作者:2018级本科生 谢雪莹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王浩铭 王莉莉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