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灵泉古韵

发布日期:2018-02-05 14:03:14 点击次数:

我第一次来这的时候,双眼浸透了泉的灵秀。

故乡亦是在山东的,因此出游总想着往更远的地方去——至少该要出了本省,倒没什么别的目的,我总觉得“风光更在远处”;而三年前的那个夏天,父亲提议去济南游赏,直至到了车上,我仍悒悒不乐,提振不起兴致,心更是不住的后退。

因此次日,我几乎是被拖拽着来到大明湖畔的。在这种心境下,垂柳依依、微风习习,都仿佛是过眼云烟,不能在我心底荡起半分连漪。但母亲坚持要为我拍照,于是我缓步踏上石阶,轻扶身后的粗健的老树,而在触碰上它的那短短的一瞬,我心中有某种奇异的火光擦起,是清泉遇石激起的莫名的澎湃;而我抬眼,望见眼前那平静的,而又默默流动着的水——天际辽阔,容不下这般苍茫的宁寂。你可以想知的——我的步伐由此轻快了起来,像桃花逐着将近的春天似的,不欲留下丝毫的耽待。我穿过大明湖,走过趵突泉,四围皆是泉水,皆是流动的清扬与温存的暖意;而当我走进芙蓉街,走进道旁一间间店铺村舍,当泉水就汩汩的流出——在居民的身侧,我真切地感受到,有种自然的和谐始终萦绕在这里的四围,它蔓延着,舒展着,流过街道,转过巷尾,轻柔地,舒缓地,将天与地蒙上薄如蝉翼的轻纱,轻纱曼拂,柔润滋溢于我的周身。

从此我便无法忘怀,这样一片轻柔灵动的——泉的,水的集源。我也就懂了,怎样的风景,称得上“家家泉水,户户垂杨”。

而我再一次来到这里,是在今年的十月——该是深秋了——我转而变了山大的学子;对于济南,便自生了另一种情致。

于是某日,朋友提议同去趵突泉——这奔腾三千余年的古泺水之源——我此番已是欣然满怀了。沿着河堤游走,人穿行于柳枝身侧,天是淡而高而远的,云却不在头顶,我眼见的只一片彻阔的蓝。我在园内肆意的、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到浅浅的泉流边上,向水中瞥一眼目光,便久久不可挪开——泉水清澈得很,像一抹绿色的镜子,显出泉底青荇的风韵,照见堤侧婀柳的倩影。风是恬淡的,轻柔的,如同姝女的手掠过水面,提起连绵的漪纹,由圆心一层一层回旋着蔓延开去,清澄的流动着,流到泉阶的交汇,它畅快的梭行着,向下泄去——仅不及一米的落差。我静静在堤旁守着,那低矮的石阶仿佛竟被无限止地拉长,泉从天际一泻瀑落,直宕宕的倾坠,浩扬扬的淌开,漾一泓白浪于皂青之间。我足底渐与这石朴的地黏连在一起,那瀑般的肃潇、激扬,整副的青白的雅衫——已被全部的收容了,回荡着。

日近中午,天却仍旧恬淡。我迈步入了“李清照故居”,端庄的她的塑像便直入我眼帘。这样柔弱的女子,身躯却如此的端挺;我向她双眼望去,炬般的矍然,自觉肃穆。故园里的草是暗绿色的,像被历史覆上了古意的尘迹,掩映其中的瑙色的、湘色的碎叶,在枯枝上清凌凌勃发着,装点着斑斓。

我缓缓地踱步,在屋前屋后,看匾裱的隶字如何洋溢出虔敬,看蒙尘的琴如何撩拨出古意,借着四幅蜡像臻善着对于易安的印象——那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姑娘,携着前半生的娴雅、安宁与完满,被命运的手投掷入无边而泛臭的死水,最终坠陷入破亡离散的流离辗转……这次第,胸中的哀愤似乎掀转成至为沉郁的波澜。

再从门内走出,便只觉眼界倏地敞开,心胸亦猛然壮阔,一切残叶,一切傲枝,一切枯萎,一切葳蕤……仿佛都被一览无余,一概收容了。我大略懂了些古人的胸壑——那是与自然相衔相接、相糅相合的,那是包容民生的,那是胸系山川心连家国的……“一枝一叶总关情”!静立在园的某一隅,顺着瘦枝的脉络延伸着视线,直到粲然的光辉冲破了叶的环簇——这该是怎样的蓬勃与旺盛——千年后赫赫然风韵浩存!那曲折的回廊,笔直的兜转,将穿堂的风抒将为绵长的歌;那敞阔的门庭,泰然的洞开,将突袭的霾撰刻作深邃的史。驻足,回首,凝望,闭目……回廊曲折,抒不竭其情意之绵长;门庭敞偌,揽不尽其胸怀之博大。

济南啊,此刻我立于假山的足下,凝望离我区区数丈的淡月亭;面朝那如丝的细瀑,你使我慨叹“幽微”之所在——仿佛我正旋面向浩荡的江水,仿佛我正冥思于深山的竹林,举头便是一轮清丽的明月。

【供稿单位:文学院    作者:孔妍文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浩鹏 思萱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