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记一次观月

发布日期:2018-02-14 09:52:59 点击次数:

每每望向夜空,思绪都被无形的手抓住,飘到云端,飘向未知的空间。恰逢一月底有一百五十二年难得一遇的月食。少云的夜晚,观月条件尚可,我便和朋友相约去天台观月摄影。

哈着白气步入天台。三十三层顶楼的天台有两间教室大小,角落有杂物堆放。时至八点半,向护栏外看去,家乡这座鲁南小城正熙熙攘攘,尚无倦意。气温降至零下,北风呼啸,薄薄的雾霾罩住整片天空,就像老天爷故意开玩笑,给我们添几分梦幻迷蒙呢。我闭上眼,听风过耳,仿佛钻过任意门,进入到云雾缭绕的奇妙之地了。抬头就是月亮了啊,似乎来得有些晚了,月亮已经变成一个牙白色的弯钩了。眨眼的功夫,钩子越来越细,渐渐瘦成了一道银丝,散发着清辉。灰蒙蒙的夜空掩映着城市的灯火,衬托着月色格外清透,格外纯净,格外明亮。想到“皎洁”,想到“倾泻”,想到“江天一色无纤尘,江潭落月复西斜”,想到东坡用之不竭的明月清风,也好奇月亮上是不是也有被哪位小王子珍爱的玫瑰……这些纯粹的意象,单纯的初心,在寒冷的夜晚越发晶莹透亮。

不容多想,月亮已进入地球本影,食既开始了。此时的月亮像暗夜中氤氲酒红色烟雾水晶球,被雾气盖上了一层灰纱,愈发神秘。夜渐渐深了,望见几颗零散的星星,似乎是猎户座。月赭星稀,乌鹊南飞。天高地迥,宇宙无穷;兴尽悲来,盈虚有数。江上初见月,江畔初照人,年年岁岁无穷已,只相似。抬眼是无际的天空,低头是拥挤的天台。渐渐地,我在慢慢变小。我似乎变成了一只蚂蚁,泊在茫茫天地,渺小如尘埃。在太阳系中,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而这一百五十二年难得一见的月食,对整个星系来说只是一个小过程,对于我们,却是一生难得一遇的奇观。在亿万光年之外,还有巨擘的星系,散发着我们看不见的耀眼光芒。就像猎户座右下角的参宿七,一个不起眼的小亮点,实际上是质量体积远超太阳的蓝白色超巨星,在八百六十万光年之外膨胀。《苏菲的世界》曾说,“你我也是在大爆炸时开始,因为宇宙的所有物质整个是一个有机体。在万古之前,所有的物质都聚合成一大块,质量极其紧密……在这样大的重力作用下,这个‘原始原子'爆炸了……所以说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找寻回到自我的路。”我们是几十亿年前熊熊燃烧的宇宙大火爆出来的一点火花,是星空的孩子,是伟大自然中的小小一员。

冬夜,薄雾冥冥,有红月一轮,星星几颗。无论星月,都映衬着纯真,展示着宇宙的宏伟。相机装满了夜空的照片,也装满了今晚的记忆。十点多,生光悄然开始。夜色深了,和朋友带着遐思,欣然回家。

【作者:姜思琦        来自:外语学院    责任编辑:文奕 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