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动荡的世界》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8-02-26 14:37:45 点击次数:

当格林斯潘说话时,你的脉搏加快了吗?你是否想知道你的投资……将会攀升还是会消失?

——吉尔·巴什

在美国金融界有这样一种说法:格林斯潘一咳嗽,世界都会下一场雨。足以证明,格林斯潘在经济学中的地位至关重要,因此他的一言一行格外受人瞩目。他无比准确的预料与判断让他得到了“经济学中的经济学家”和“巫师”的美名。这是在尚未阅读《动荡的世界》时,我对这个“对全球经济稳定作出卓越奉献”的爵士的所有了解,在我思想深处认为这种经济学大师的思想定不是我这种普通人所能了解的。直到我慢慢接触这本书,才发现很多的思想与改革不谋而合……

《动荡的世界》被认为是经济学的入门书籍,格林斯潘用最简单的语言生动描绘出经济学的基本定理。在第一章中,格林斯潘主要讲述了经济人的基本行为的相关知识。在日常的经济活动中,我们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来作出对自己而言利益最大化的行为。比方说,最基本的“货比三家”,通过比较各家的价格来使所支付的货币量最低,这种最原始的心理被称为理性。当然,在经济活动中,并不是每一种行为都充斥着理性,有时,人们会根据他们的直觉感受作出选择,这在书中被称为“快思考”——我们没有更好的能力去更好地识别和测算,只能根据感觉去决定自己的选择,在书中亦被叫作“动物精神”。和大多数人的想法相同,我也觉得动物精神并非是理性驱动的人类行为。但格林斯潘则认为动物精神或多或少受到了理性的支配,所以他称其为“随机非理性驱动的人类行为趋向”。在书中,他说“自启蒙活动以来,提高生产率的技术进步归根到底是理性思维,随机的非理性不会产生任何东西”。对此,我保有和格林斯潘不同的看法,我个人认为动物精神只来源于人类的直觉,不伴有理性的思考。格林斯潘所说的“随机的非理性不会产生任何东西”与我的理解也有些许出入。市场的所有经济活动并非都是按照经济学原理进行的,偶尔也会出现反常识的现象,在此时,动物精神就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如凯恩斯所言:我们用于估计一条铁路、一座铜矿、一家纺织厂、一种专利药的商誉、一艘大西洋邮轮或伦敦金融城内一幢建筑10年后收益率的知识基础,没多大意义,有时毫无意义。因为即便如此,人们也会作出决定并付之行动。这被称作“想采取行动的内在冲动”。并且我认为,市场是瞬息万变的,在“慢思考”里经济学家通过经济学知识所作出的决断并不是一定符合市场的变化。但此时,按照人类本能所作出的决定恰恰是正确的,而且,人类的快思考与慢思考也有重合性。如丹尼尔·卡尼曼所言:“许多讨论……都涉及直觉产生的偏见,但强调错误并不等于贬低人类的智慧……我们的大多数判断和行动在大多数情况下依然是恰当的。”这样的经济学被称为行为经济学。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经济水平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人们的生活水平获得了大幅的的提高,并不再缺衣少食,而动物精神的影响日益明显。在信息化的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网上购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再限于以前的温饱要求,有时一件东西的购买仅仅因为喜欢,而不是理性的思考,然而经过慢思考之后,仍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正确,这就是行为经济学的直接表现。

另外,与动物精神密切相关的是风险厌恶与风险狂热。根据经济学原理可知,金融领域内风险与收益一直都持正相关,风险越高最终所得到的收益就越大。在投资中,经济学家可以根据经济学知识进行分析从而使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但对普通的经济人而言,他们大多没有进行测算的能力,只能根据自己的特性识别进行投资。所谓的特性识别实际上就是“先天”的决断,这一点与动物精神有异曲同工之妙。特性识别为不喜欢冒险的则为风险厌恶,而某些人因为受到巨额利益的诱惑或天性使然,进行高风险的经济活动,例如炒股等高风险高收益的活动,就是经济狂热,但常人根据动物精神所作出的判断很可能是错误的,这就造成许多人血本无归。改革实施之后,奔向小康生活后,部分经济人因为经济水平的发展,有了资本的基本保障,开始追求经济上的刺激,渴望一夜暴富,进行炒股等高风险、高收益的经济活动,由于没有进行专业的经济学分析,按照自己原始的动物精神影响,依照自己本能的思考,不严谨得投入,造成血本无归的凄惨结果。

规避风险是很自然的心理,人们对于亏损的感受总比获得利益时的感受来的强烈的多。锁定价格的金融产品就是根据人们的这一想法所产生的金融衍生品。在保证能不损失本金的情况下,获得一部分收益。从表层上看,进行投资的人员并没有经济上的损失,但究其根本,一旦发生通货膨胀,资金的价值就会在本有价值上迅速下降,即使这种现象发生的概率不高。并且这种低风险的投资还受到时间、流动性等因素的影响。格林斯潘说:“如果你在3年内用得到这笔钱,就不要把它投向证券市场。”这种单方面的规避风险,选择风险对冲的投资组合基本上是可以避免损失的,但这不符合冒险者的投资需求而选择了单方判断,实际上是将自己放进了投资的陷阱之中。从此种现象来看,人的行为并不一直符合理性的长期利益,我们为自己的动物精神买单,为驱利的本能买单。

除此之外,本章也对时间偏好进行了描述。时间偏好,顾名思义就是我们对未来收益的折现程度。在书中,格林斯潘列举了英格兰银行在80年内的利率波动证明了时间偏好的稳定性,并介绍了其在行为经济学中依旧适用。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实验:给一群4—6岁的儿童发糖果,并告诉他们如果可以等到实验者回来就可以得到更多的糖果,之后退出实验室。那些抵挡住诱惑而没有吃下糖果的孩子们,经过后续的追踪调查确认他们获得成功的几率更大。通过这个实验,我们可知,因为对未来的利益有了认识所以改变现在的做法。打个比方,如果我预知未来一个月我的生活费不到之前的一半,在本月里,我一定会缩减开支为未来一个月打下基础。当然这种做法并非能从本质上改变我对资源的利用,只是改变了我对于资源的分配方式。要想从根本上不受时间偏好的限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创新,以此来提高生产力,让人们对于经济水平有安全感,不用限制自身的消费水平,消费水平正常甚至上升才能带动国民经济的繁荣。如今,改革已经40周年,我国生产力达到了较高水平,通货膨胀近年来没对经济产生明显影响,经纪人对于经济发展的安全感已经大大提升,对于消费也不再束手束脚。改革开放使经济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受到时间偏好的束缚越来越小,相信在未来有更好的经济发展。

格林斯潘从动物精神入手,分析危机的成因和影响,讨论不确定性对经济复苏的反作用力,并用2007年经济危机作了相关解释。他在书中说,美国面临的系统性风险几乎都是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导致的。他认为其主要原因是金融机构“大而不倒”或“大而难以合算”。他明言:增长与合并形成的超级银行成为越来越复杂的实体,它们一旦倒闭,有可能给全国乃至国际经济造成极大的系统性风险。事实证明,他的猜测完全正确。而危机既然已经发生,美联储只得通过干预手段迫使其恢复,然而他们的措施并未得到有效的作用。监管的失败使得投资者的风险厌恶率急速上升,进而使得流动率快速蒸发导致资本金的不足,加大了企业破产的几率。事实上,研究表明,如果企业能得到充足的资本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准备金都足以防范破产。随着时间的推移,利润留存和先增资本完全可以把损失掉的资本金补偿回来。即使事先并未做好资本金的准备,但后续资本金若筹备充足,完全可以防止企业破产的传染性。自然这与我们的动物精神有些许关联。在危机面前,我们本能地想要保住自己剩余的资产,无法从经济学领域衡量自己的行为,导致这一场原本在2008年就能被有效控制的经济危机持续了数年。另外,债务对于金融危机的产生也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抵押贷款不支持证券,杠杆机构遭受了巨额损失,由债务违约引起的破产事件在当时占有极大的比例。而我国目前经济发展趋近繁荣,对银行资本金已经有了法律上的约束,对经济复苏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

我自知对于专业知识的理解还十分浅显,对于《动荡的世界》除了知识上的收获,我还得到了一些精神上的启迪。在书中,格林斯潘曾说:诚然,很多伟大的创新者经常用顿悟或直觉解释他们的创见,但这些顿悟似乎只发生在那些为灵感迸发而辛勤积累相关知识的人身上。一瞬间的灵感实际上是长久以来知识的集聚,这种观念打破了我之前将天分与努力分开的认知,给了我内心极大的震撼。

【作者:刘丹        来自:经济学院    责任编辑:孟楚 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