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七年的模样

发布日期:2018-02-28 14:42:10 点击次数:

七年的时光荏苒,云卷云舒,是陕北黄土地上的麦子绿了又黄,是远沟近壑的斑驳残雪积了又融,是在老牛哞哞声中初升的太阳,是乡亲吆喝声下被夕阳拉长的时光,也是一个青涩少年长成的模样……

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

那一年,他还没有满16岁,还是个半大的青涩的孩子;那一天,他自己背着行囊,沉默着送别了姐姐,在一片悲伤笼罩的火车厢里笑了出来,开启了自己未知模样,开启了不明归期的知青岁月。

“天是铅灰色的,地是黄澄澄的,远沟近壑积留着斑斑驳驳的残雪,凛冽的寒风从北边的毛乌素大沙漠吹来,卷着草叶和细细的尘在广袤的原野上打着旋,发出尖利的呼啸,不一会儿,人们的身上落上厚厚一层黄土面儿”,这是《血色浪漫》里的陕北。黎明静悄悄时偶尔传来的公鸡的啼鸣和几声狗的吠叫,庄稼人倒在热炕上拉着绵长的鼾声,朦胧的睡梦中飘溢着玉米糁子的香甜味,厨房里锅灶上盆盆罐罐碰得叮当响……

陕北的知青岁月里,有说着一口陕北方言、抽着大烟斗、坐在炕上为村民谋福利的村长,有给知青们送酸菜的村民们,但是六七十年代的陕北农村,蚊虫肆虐,饮食不调,劳动强度也大。对于习近平这个半大的孩子来说,不仅要承受艰苦的环境,还要接受精神上的磨炼。当时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同志受到迫害、被批斗,母亲过着受审查的生活,习近平成了别人眼中的“黑帮分子”,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压力,从他踏上驶向陕北的火车时,便注定了默默承受。古人常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不是每次成长都孕育于一段艰难历程,但是每次的征程,选择了便注定承受。一双眼览遍风雨兼程,一双脚踏遍山高水长。彼岸何如,且问君知否。

恰同学少年,挥斥方遒

他与旁人不同,“近平一方面是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另一方面他那段时间‘痴迷’在阅读和学习之中。他碰到喜欢看的书,就要把书看完;遇到不懂的事情,就要仔细研究透彻。当时,我并不觉得什么,现在想起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同龄人都跑他还能饿着肚子坐得住,能踏下心来看书、阅读、思考,这确实需要一定的定力,需要有很强的求知欲和上进心”,别人这样回忆道。书本中孕育的知识的魅力无疑在吸引着这个少年,正可谓“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

“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他从来就不曾忘记。

所以有了为寻找《浮士德》而奔跑三十多公里的少年身影,所以有了一豆烛光旁盘腿而坐的少年,在窗户上投下了的抠着书本的剪影,所以时间的分秒有了延长的渴望,所以每天都有了可期待的一件“盛事”,所以有了不想放弃的每一天生命清晨、不想错过的每一本书籍……正如少年自己所说,梦想从学习开始。

确是懵懂过、彷徨过的,所以习近平需要知识的指引。前人走过的道路,曲折的、成功的;前人留下的遗憾,无果的、可期的。前人的经验与实践,该如何放诸现在,又该怎样铺就未来?当求知的阀门开启,思想的浪潮汹涌而来,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实践即将从陕西的黄土地上开启未知的征途,自己手下的笔墨,又将挥洒出怎样豪情壮志的未来!

劳作后,少年迈着轻快的步伐,推开被油烟熏黑的木门,桌上,静置的书本,无声地邀请,一场饕餮盛宴……

七年踪迹七年心

习近平对朋友陶海栗说:“这次下去,干得好,将来成就一番大事业,干得不好,就在下面给老百姓做些实事,也没什么。”

曾经可以离开,却选择留下,留在这片用七年时间教会他成长的黄土地,留在这充满无限可能与未知的地方,只因习近平把老百姓装在了心里。他把自己称作“黄土地的儿子”,他知道这七年的似水流年已经让他的思想与这片辽阔的黄土地交融、与中国最基层的农民百姓交融,他将自己的理想与情怀深深扎在了中国的黄土地上。

像是无言的,少年和黄土地的,七年的约定。

许你一个更好未来,还你漫长岁月等待。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人生的几十分之一,说短不短,它足以让一个脚踏实地的青年给梁家河村换一个样貌。办沼气、办铁业社、办磨坊、种烤烟、办代销店、打井、搞河桥治理、打五大块坝地……习近平在梁家河村开了许多先河,生活于此,他更能理解村民的需求,进步总是需要创新的驱动,他深谙这个道理。

七年知青岁月,是他和黄土地的约定,也是农村和城市的桥梁。大学毕业之际,他知道,该履行约定了。于是有了一个青年,怀揣矢志不渝的理想追求和爱国为民的家国情,果断走向了穷困人民、走进基层百姓,选择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从城市到辽阔的黄土地,褪去了稚嫩与青涩;从落后的农村地回到繁华的都市,带回了与黄土地的约定。

无论几度斗转星移,再相见,他还是那个坚定理想的青年,它也还是那个教会他责任与担当的黄土地。

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而求索

七年知青岁月,七年的稻黄花香,一个青涩懵懂的少年已然成长为了奋发有为的青年,他从梁家河大队出发,从一个普通农村的党支部书记走到党的总书记,这漫漫征途、悠悠岁月,自从落下了七年之路的第一笔,便是有志可待,有梦可期。

旭日掷黑夜以第一根镖枪,荡开征途的雾霭,稻田的云旌招展,在地平线上,逆光处,走来一个青年。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他有关……

【供稿单位:经济学院    作者:张晨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孟楚 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