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读《活着》有感

发布日期:2018-05-18 14:22:58 点击次数:

《活着》是我一直都很想拜读的一本书,终于,它辗转到了我的手中,我几乎是怀着一种如获至宝的心情接过这本书。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还没开始读这本书之前,我就已经觉得它是神圣而不可亵渎的了,也许这就是“活着”本身——存在即让人望而生畏。

当我真正开始进入故事的时候,我的心绪随着故事的发展而起伏。先是福贵生活的荒淫无度,我在心里暗暗叫骂:“你这个败家玩意儿!”后来福贵赌钱输光了家里所有的地产,一家人被迫搬迁到茅屋里去住,福贵的父亲愤懑而死,一家人也病的病,散的散,原本富裕的地主家庭如今成了佃户,躬耕于田野。后来妻子家珍生了重病,福贵去镇上找大夫,没成想和一位衙役扭打起来,被一位国民党军队的连长强征入伍。在部队里的几个月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见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福贵想念家人的心更加迫切,“我是一遍遍想着自己的家,想想凤霞抱着有庆坐在门口,想想我娘和家珍。”被俘之后,福贵最终得以和一家人团聚,所谓“吾心安处是故乡”。

凤霞和有庆都是命苦的孩子,作为这个故事的旁观者,我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我带着最诚挚的祝福,希望他们能够茁壮成长,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事实证明,苦难一旦开始,就会像贪婪的恶魔一般撅住你,使你的生活不得半点喘息。我为凤霞和有庆的悲惨命运而哭泣,他们都是单纯的孩子;我为凤霞获得爱情而笑,也为有庆得了长跑第一名喜极而泣;但这些都没有挡住苦难的脚步,它像一朵笼罩在这个家庭上空的驱散不掉的乌云,它最终夺走了凤霞和有庆的生命。凤霞难产而死,有庆也在一场医疗事故中死去,他瘦弱的身躯躺在那里,毫无血色,如同生活本身——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如一具死驱,但它的存在就足以使人肝肠寸断,生活就是有这般魔力。

在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家庭中,福贵就是一棵树的树干,凤霞、有庆、家珍、父亲、母亲、二喜包括苦根就是这棵树的树杈,当这些树杈被一牙一牙地砍去,只剩下那棵孤零零、光秃秃的树干在凄风中摇摆。但他不能摇摆,因为他连着这个家里唯一的根,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活着的希望了。

最后,“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老人唱到——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这句话概括了福贵的一生,其中也包含着他满满的生活智慧。我想,正是这种智慧使福贵能够在不幸中求得万幸。人生的每一阶段都做该做的事,也许放浪形骸、也许磕磕绊绊,但只要我们顺其自然地去看淡它,等到垂暮之年才得以回忆往昔。这是福贵和村里其他老人不一样的地方,那些年过古稀的老人眼神浑浊、口齿不清,他们的故事听起来味同嚼蜡,这也许就是生活对福贵唯一的仁慈。

福贵的故事是一段波澜壮阔的中国史诗,从解放战争到土地革命再到农业生产合作社,这些大大小小的故事在中国广阔的土地上轮番上演,这是中国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繁荣时有一时风光,落败时就成了阶下士。在那样一个宏大的历史背景下,每一个小人物都成了伟人的陪衬,但伟人总归是少数,历史是由那些最大多数的普通人谱写的,正是这些人让我们感受到历史的真实。

这本书穿插着不同的记叙方式,一个年轻人用一天的时间听福贵讲完了他一生的故事。漫长而又充满苦难的人生,娓娓讲来不过朝日的一起一落,但经历这一生的人却要用无数个晨兴夜寐去辗转,并用后半生的时间去怀念这故事里的人。生活本就如此,活着的人怀念逝去的人,逝去的人已不知;逝去的人过去盼着眼前人,可时光蹉跎,终究留下的只有眼前人。

生而为人,何其有幸;生而为活着,其幸甚幸。

【作者:陈欢        来自:政管学院    责任编辑:丽荣 章成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