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局外人》有感-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读《局外人》有感

发布日期:2018-06-03 17:25:33 点击次数:

读完《局外人》一书,有一种冲动,想拿起笔立即写下自己内心的想法。

文章开篇作者用毫无修饰性的语言平实地叙述着主人公默尔索生活中的种种:一个三十来岁的未婚男人,在一家公司当职员,唯一的亲人——妈妈住在养老院。某一天,养老院发来电报通知妈妈去世,他前去奔丧,却在守灵的时候抽烟、喝咖啡。他记不清妈妈临终时的具体岁数,他机械地应付着丧事,不哭、不想见死去的妈妈最后一面。葬礼结束后,为自己有条件上床睡上十二个钟头而感到喜悦。

在妈妈下葬的第二天,他和女友一起去游泳,看喜剧电影,完全没有表现出丧母之痛。女友提出想和他结婚,他觉得结不结都行,如果她想结就结。女友问他爱不爱她,他说“不爱”。

老板想让他去巴黎主持新业务,在一般人眼中,这是件美差,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做出改变,因为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令他厌烦,于是,他回绝了。

邻居雷蒙请他去家喝酒,他去了。对方提议要和他做朋友,他觉得做不做朋友,怎么都行。他应邀和雷蒙去海边度假,与雷蒙情妇的兄弟结派的几个阿拉伯人相遇,双方打了一架。随后他独自又去海滩,再遇那个阿拉伯人,在预感自己要被袭击的前提下,率先开枪打死了对方。

读到这里,也就是第一部结束,给人最初的感觉是默尔索对一切的漠不关心,没有强烈的爱憎,没有明确的是非观,在生活中随波逐流,对切身利益漠然处之,什么事都秉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将自己置身于局外。可随着第二部情节的推进,随着被捕后无休无止的庭训与审判,抽丝剥茧,我们重新认识了默尔索,不免重新审视主人公默尔索。

审判席上,检察官指控他麻木不仁,没有人性,没有灵魂,有预谋地杀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自己的母亲……证人们依次出庭做供,证词明显对他不利。置身在这样的形势里,他却滑稽地觉得检察官比他的律师聪明,口才好。

临刑前的关押时间里,他屡次拒绝接见神父,拒绝临时归皈上帝。他觉得自己犯了罪自然要付出代价,但别人无权要求他更多的东西。“对于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我也许没有绝对把握,但对于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是有绝对把握的。”神父找他谈的,正好是他不感兴趣的事情。最后他坦然地走上了断头台,走到生命的尽头。

在这个世界中,默尔索拒绝撒谎,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拒绝给自己的情感披上感人的面纱,因而整个社会都感到受到一种威胁。他是一个对社会不曲意逢迎的局外人,因而遭受到来自大众观念与意识形态的司法暴力与专制。他坚持用自己的理念表达对世界的热爱,“对幸福的热望,却碰到了这个杂乱无章的世界。他并不是检察官口中的那个麻木不仁的人,他对自然界的景观有着深切的感受力,对人间世情的观察细致入微。他以他自己的方式爱着这个世界,爱着一个真实的、不惺惺作态的世界。

那个义愤填膺地向法庭请求“取下此人的脑袋”的检察官,那个愤怒地质问他“你就是这样爱着这个世界的吗”的神父,永远不会知道,他曾和同事艾玛尼埃尔一起追着卡车奔跑,就为了想知道卡车链条发出哗啦声与内燃机发出噼啪声是怎么回事;永远不会知道他在塞莱斯特的饭店喝了酒和咖啡出来,沿着码头散步回家,看着绿色的天空,油然升起的幸福自在之感;永远不会知道他坐在昏暗的囚车里,听出了这座他热爱的城市傍晚休闲气氛中卖报者的吆喝声。街心公园里迟归小鸟的啁啾声。三明治小贩的叫卖声。电车在城市高处转弯时的呻吟声……

他从来没有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做事,他在这个充满虚无感的世界里切实地存在着,他心安理得地接受最后的命运。

临刑前夜,默尔索再一次想起了妈妈。“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妈妈已经离死亡那么近了,该是感到了解脱,准备把一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哭她。而我,我自己也感到自己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在那个最后的夜晚,默尔索第一次感到和母亲有了联系,不是世俗意义上的联系,而是体会到同种情感的灵魂相通——接近死亡的间隙终于有了对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的触动,对永恒的归属感,世人再与他无关。

故事最后,以默尔索的“彻底觉悟”来告之这个世界的人们:“现在我面对着这个充满了星光与默示的夜,第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我的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有爱融洽,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依然是幸福的。”

在生命被夺走的前夕,骄傲地发现,曾经把握住了自己的生活,他终于认识到,与这个世界彻彻底底的疏离——世界抛弃了我,我也终于抽离了这个世界。自己是一个局外之人;在这最后时刻,他突然觉得自己过去是幸福的,且现在也仍然是幸福的。哪怕整件事至始至终,他都在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面对自己的生死,哪怕这个世界如此荒谬,他也觉得他是幸福的。他意识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是对的,这是世界本来的方式,他回归了自我。尽管这样的结尾有些凄美!

合上书页,我要伸出手去,向这位沉默而目光炯炯的男人致以深切的敬意!

【作者:潘中健        来自:临床医学院    责任编辑:孟楚 曳孜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