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涛子”的梦想之旅

发布日期:2019-04-05 16:43:36 点击次数:

不知不觉间,驻村帮扶已经快一年了。

“涛子”的大名,或许他给我说过,但是我不记得了,暂且这么称呼他吧。他其实并不是我所驻的石家泊村村民,据他所说,他是内蒙人,随父母来到威海做点小生意,在石家泊租房住。

涛子说他今年已经26了,我看他的个头体格应该也差不多,据说是小时候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智力估计能有五六岁的样子?可能也是因为智力上的缺陷吧,他的相貌也长得有些怪异,我家姑娘来村看我的时候,每逢见到他总有些害怕!因为他总是过于热情,笑呵呵地冲过来,畔畔(我的女儿)就吓得躲在了我的身后。涛子还有个妹妹,很漂亮很精神的一个小姑娘,每天他最期待的就是这个妹妹放学后能和他一起玩,给我说起这个妹妹,那也是满脸的骄傲。

涛子虽有些傻,但是却非常有礼貌,见了人总是“叔叔、爷爷、阿姨、妹妹”地喊着。记得第一天驻村,我好像就认识了他,他不认生,主动和我打招呼。当得知我是村里刚来的书记时,更是热情地给我介绍说,妇女主任是他姨,老会计是他爷,我当时还真信以为真,以为他是村里哪家的傻亲戚呢。因为他人傻,又是村里的租房户,所以村里人很少有人搭理他,有时候还常常取笑他。但是可以看出来,他有时也能感觉到被愚弄,有时会表现出很气愤的样子。我呢,也算是村里新来的外来户吧,所以对他一直都很和气,有时也会和他调侃几句,所以慢慢地涛子对我变得尤为热情。每次我开车进村,只要他看到,总会跟在我的车后面,高兴得手舞足蹈,口里大声嚷嚷着:“我叔叔来啦!我叔叔来啦!”就这样一路跟着车狂奔到我的村委办公室,我自然也会把他让进屋里,和他闲聊几句。后来呢,他便在村里逢人就说:“新来的那个书记是我叔叔!我就听我叔叔的话……”或许,这样说能略微满足一下他那小小的虚荣心吧。或许也想借我给他撑撑腰,在那些时常嘲笑他的小孩和大人们面前多点底气!

噢,上面说的其实都是铺垫,我下面想讲的是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儿,很简单也算是很平常,但是我还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感动。权且记录一下,算我下乡经历的一段回忆吧。

今早我开车进村,刚刚停在村委大院,涛子不知从哪就冒了出来,可能已经在院子里等我好久了吧,见了我他还是像往常那般兴高采烈,嚷嚷道:“叔叔,你可来了,你看这是什么?”

我抬眼一看,他手中高举着一把大钥匙,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我说:“这不是一把钥匙吗?怎么了?你从哪弄的钥匙?”

他说道:“哈哈,这是我家的大门钥匙,是我妈今天给我的,这是我第一次有家里钥匙!怎么样?”

我又问:“嗯?之前你没家里钥匙吗?今天为啥给你钥匙了?”

他答道:“我妈带着我妹出去旅游了,就给了我钥匙,让我保管好,饭都给我做好了呢。”

“去哪旅游了?咋没带你去?”

“我妈说海洋馆门票就剩下两张了,没票了,下次再带我去。”

噢,原来是这样,涛子是被留下来看家的,给他留下钥匙是为了怕他没地吃饭。顿时感觉这个傻小子真的很可怜。我又问道:“你想不想去海洋馆呢?”“想呀,但是没票了呀,叔叔,你知道吗?那票可少了,就两张了,我妹妹回来肯定会给我带好吃的呢!”说完,他又乐呵呵地摩挲起了那把挂在胸前的大钥匙。看着涛子那副天真又傻里傻气的样子,我突然心里感觉酸酸的。虽然他外表看已经是个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了,但是心智还是五六岁的孩子,或许他今后都会是这个样子,而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言,可能去看看海洋馆真的就是他梦想的全部了。而这样的一个梦想对于涛子而言,却又是那般不可实现。更让人感慨的是区区一把钥匙竟然就让他有了足以替代和难以言表的满足感和兴奋劲。这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我,这个他眼中最好的叔叔,为啥不能帮他达成这样一个他看似无比困难却又非常渴求的愿望呢?

嗯,我想我可以……

【供稿单位:威海校区宣传部    作者:韩鲁青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张丹丹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