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读苏童《她的名字》有感

发布日期:2019-08-29 10:26:09 点击次数:

今天,我在图书馆里的一本短篇小说集上邂逅了苏童的《她的名字》,感触颇深。因为我也曾经想过要改名字。

苏童是一位擅长刻划女性形象的作家。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人们一直认为是封建礼教、纲常伦理一直苦苦压制着女性,可却忽视了女性自身的问题甚至是弱点导致了自身的悲剧。在这篇《她的名字》中,他用无情和冷淡的笔触将一位悲剧女性的严酷人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正因其举重若轻的笔法使得悲剧本应博得同情怜悯的福妹身上又具有恨铁不成钢的软弱和无奈。

福妹一直嫌弃自己俗气而卑下的名字,所以在她的一生中三次改名,从祖母在出生时赠与的福妹到听信闺蜜凌紫意见改成的段嫣,因背叛决裂后改为与顾莎莎配套的段菲菲,在经历婚姻不幸、生活不睦后又听从算命的意见改为段瑞漪,直到因乳腺癌晚期临死前幡然悔悟想要变回最初的土名字。这里的名字,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符号,而更是一种自我,一种追逐的命运———幸福。实际上幸福的追寻本来就是女性甚至所有人的终极目标和生存价值,放弃幸福就等于否定了人生的享受和生命的意义。福妹一心想更名,与原来的名字一刀两断,实际上是想通过更名来改变她所不满的现状,平凡的长相、普通的家世、淡薄的亲情、虚幻的爱情……她想要挣脱的其实是命运,但是作者的价值观却是认为生命的本相应当是艰难生存和无常命运的交响,所以无论衣锦还乡、容光焕发的凌紫还是嫁得如意、拥有好几套房产的莎莎都不是主角,因为生命在既定轨道义无反顾地滑行,无法意料无法改变,所以即使三次改名仍然不能挽救悲剧的演绎和延续。

可怜的福妹一直天真地把好名字与幸福画上等号,殊不知操控文章的作者和书卷外的读者一直冷眼看着她的苦苦挣扎。

福妹悲剧命运无法改变的源头来自于何处?来源于她一开始就错误的认知,源于她软弱犹豫的性格。

名字只是一个虚假的符号,既不能代表沉重的人生也不能代表无常的命运,她的向往、愿景、渴求和追寻全部反应在名字里,可名字充其量只能是标签、是镜子,承不住命运的重担,她的自我被湮灭在苦难里得不到皈依和救赎。如果对名字的执念是作者有意的多番强调,那么性格的塑造应该是在细微之处巧妙地形成了。段嫣这个名字是阿紫起的,去派出所改名时也是阿紫出头,甚至去求李黎明帮忙时也是在阿紫推波助澜下完成的。阿紫的机敏、伶俐、有主见、有决断、有心眼甚至在东窗事发后的推脱和落井下石都显现出“技高一筹”了,而福妹却总是在犹疑、在怯懦、在后悔、在退缩,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具有锐气与个性同时又长得漂亮的阿紫总归是要比性情软弱、容貌平凡的福妹混得好,这就是社会的道理,也是成长的道理。

福妹三番四次改名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爱情不再是苦难生命里的慰藉和奖赏,也不是点燃希望的诺亚方舟。褪下温情脉脉的面纱显现出欲望的獠牙,承受着物质力量和身体欲望的夹击,在物欲和爱欲里漂泊如浮萍不堪一击。或者文章里都只是爱情的幻想和假象,这里只有欲望、婚姻、现实,没有爱情。如果命运是有人早已预埋的草蛇灰线,无论怎么挣脱都不能逃出原本的轨迹,就像是提线行为的木偶、拼凑轨道上的小火车,就像是圆规以一脚为心画出的不能逃脱的圆一样,那么没有选择,所有的挣扎都将成为最后的嘲讽,像是抹不去污迹,就如同福妹的三次改名。

人从脖颈到后背总有一脉挺着精魂的脊梁骨,这脊梁骨通着人的命脉,延展着人生。福妹的悲剧在于她缺少挺住脊梁骨的勇气,软弱地把选择权交给别人,自己轻松地躲在别人选择之后。这选择也没那么容易,至少要有承担的骨气或是逃窜推诿的能耐,所以福妹看似聪明地躲过了责任,但是却丧失了最宝贵的选择权,脊梁骨歪到了别人身上,所以即便再挣扎也逃不脱。

这出女性的悲剧里其实隐藏着对女权的呐喊,现代女性独立和自主,坚强、自信和自立是把握人生命脉的正确方式和永恒方法。改变命运是要靠实实在在的努力和奋斗去换得的,而不是从名字等表面上的形式上去投机取巧,命运由自己把握与掌控,而不是由名字来决定,改变命运就要靠自己。

【供稿单位:管理学院    作者:刘小娜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王天歌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