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读《史家陈寅恪传》有感

发布日期:2017-08-20 09:04:13 点击次数:

我在高中时就已拜读了岳南著《南渡北归》,从中对陈寅恪先生的身世经历有了大概的了解。最近同学推荐我读了汪荣祖著《史家陈寅恪传》。

本书开头叙述了陈寅恪及与其相关的人的家世。他的求学经历是这部分最主要的内容,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学术思想的形成。经过十年的求学,他回到了清华国学院执教,也是在此时,他通过介绍认识了唐筼。宁静的学术生活被日本侵略者打破了,“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无奈,在父亲逝世后,陈寅恪带着半失明的左眼开始了流亡生活,辗转长沙,昆明,总算在西南联大安顿下来,度过了不算平静的几年。之后谈到陈寅恪的研究领域及成果,充分展示了陈老先生在历史学术上的突出成就。抗战之后,陈寅恪最终抛弃了腐朽的民国政府,即使是自己的表弟俞大维和挚友傅斯年的邀请都没有动摇他的决心。他在中山大学度过了自己的悲惨晚年。他克服了双目失明,腿脚不灵便的困难,在助手的帮助下,坚持完成了《柳如是别传》和《再生缘》系列的撰写。全文最后一章回顾了陈寅恪一生学术思想,并将其归纳出“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特点。同时,交代了其生平研究志愿:从西北史学到中古史再到晚年开创以诗证史的模式。最后点出其在民国史学中承前启后的作用:上承乾嘉考据学之遗风,下启民国史学的学院化、专业化和独立化。

合上了这本书,我陷入了深思。大家谈到陈寅恪,会说他掌握22国语言,会说他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教授的教授”,会说他受到了前辈梁启超的赞誉。而我最敬佩他的是他在王国维纪念碑铭中首先提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现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则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这是陈寅恪写给王国维的挽词。中华文化衰落之时,王国维选择了静默,选择了离开;而陈寅恪不愿沉默,他永远睁大眼睛,永不放松,守护着中华文化文人的尊严。混乱的年代文人的光芒总是被武人压一头,在山河破碎的年代里,很多人选择了投笔从戎,“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是当时的真实写照。“东城老父机先烛,南渡残生梦独多。衰泪已因家国尽,人亡学废更如何。”这是陈寅恪在《余季豫先生挽词两首》中所写的困局,国破家亡,眼睛接近失明,陈寅恪选择了以默默无闻的方式绽放,完成了《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和《唐代政治史述论稿》。文人在山河破碎之时所能做的就是文化传承,肉体倒下了,精神却能存在更久,更能影响这片土地上的人,历史一次次证明了这句话。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陈寅恪的一生,恰做了这句话的真实写照。他在清华园过宁静的书斋生活,然而异族入侵,幼诵孔孟圣贤之书的陈先生不愿做亡国奴,故携家南下辗转漂泊。抗战胜利,内战爆发,陈寅恪不得不再度南下,从此“无端来作岭南人”,度过了生命最后二十年。在建国后的万马齐喑的岁月中,他被剥夺讲课权利十余年。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新旧时代的更替仿佛潮起潮落。在这种历史规律面前,每个人的生命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陈寅恪的一生,不自由时多、顺遂时少。在大时代的阴影下,往往为历史的波浪所裹挟,不能自已。陈寅恪的诗句“自由共道文人笔,最是文人不自由”很好的总结了他的一生。

【作者:闫泽泉        来自:化学院    责任编辑:晨鑫 思萱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