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人物 > 青年教师 > 正文

贾春江:教学与科研,一直在路上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03日 11:03 点击次数:

1998年,贾春江考入山东大学。本科学习阶段,他还是刚刚接触科研的迷茫少年,此后一路求学,保研北大、留学德国,在外一番游历,经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2012年,怀揣对母校的深厚感情,他回到山大,加入化学与化工学院,带领团队在无机化学领域开始上下求索。

他主要从事催化化学与材料化学领域的教学、科研工作,设计和合成具有特定介观结构的复合催化材料尤其是亚纳米尺度的团簇材料,并着重探索其构效关系。

如今的贾春江教授,已经在教学和科研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国际主流学术刊物等发表论文50余篇,3篇入围ESI数据库“高被引论文”,于2012年获得泰山学者称号,并于2017年底评估优秀获得泰山学者二期资助,2016年获得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资助,2018年获得霍英东基金青年教师二等奖。

趣味科研,不断探索前行

高中时期,贾春江对化学已有浓厚的兴趣,也有很不错的化学基础,但当时并没有确定化学这样以后终身从之的选择。大学期间,随着学习的逐渐深入,他发现,“化学是一个高度融合的学科,与其他很多学科有交叉,是千变万化的,学起来很有意思。”从那时起,他对化学的认识开始从感性变得理性起来。

贾春江教授的研究对象主要是与稀土氧化物相关的催化剂。“很多人知道催化剂,却不知道稀土催化材料中真正起到催化作用的活性位点是什么。”他研究了负载型稀土氧化物上金属的状态、电子结构等对催化性质的影响,由此获得催化剂在反应条件下的活性位点并指导催化剂的设计合成。

能源催化实验室,在这里,贾春江教授总能发现科研中的乐趣

贾春江教授是一位谦虚的科研工作者,对于获得的各类奖项也仅仅认为是自己在研究领域做的一些探索。他始终认为,化学的应用性很强,可以直接改变我们的生产和生活。他说:“作为一个应用性极强的学科,化学学科有义务在服务山东工作中走在前面。”

对实验方案的设计、实验数据的分析,贾春江教授很容易沉浸其中。在他眼中,做科研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通过做研究可以搞清楚一些不明白的问题,还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实现一些东西,会很有满足感。”

“科研是充满趣味性的,但需要付出的东西很多,要求也很高,需要自己喜欢,需要有想法,需要有足够的经费和实验条件……”贾春江教授经常在实验室待到晚上十点多,分析数据、批改周报、修改文章。即便有片刻的闲暇,科研问题也总在他脑中萦绕,即使半夜有了新想法,也会立即处理。显然,科研已经成了他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是看学生的科研数据,分析学生写的文章,然后在交流中不断修正和探索方向。他希望能在科研中不断发现新东西,提炼新知识。现在教科书上学到的东西,是经过前人不断摸索、研究出来的普适性的发现,“通过对实验发现的高度凝练,找到科学规律,使其具有普适性,最终成为教科书式的发现”,这是贾春江教授努力的方向,也是他希望未来能达到的高度。

几经挫折,依旧坚持向前

2002年,贾春江进入北京大学读研,一入校,他便感受到了现实的压力。“很多研究生是从北大本科直升上来的,与他们相比我处于劣势。”对此他的判断是,必须付出别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精力来弥补。

花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在组里师兄的全力帮助下,他才基本适应当时的学术氛围,并把这股赶超的劲头保持了下来,先后获得了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奖、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等荣誉。

贾春江教授认为,是坚持让自己顺利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也为他后来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那段经历对我特别有帮助,因为导师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很多时候面对难题需要自己进行思考,这也让我渐渐独立,减少了对导师的依赖度……”在北大严格的学术环境要求中成长起来,他的自动性、自主性都有了飞速的进步,也开始了对自己研究方向的探索。

贾春江教授每天在实验室的时间经常超过十二小时,科研问题一直装在他的脑子里

还是因为坚持,他在德国的跨方向研究中取得了不错的结果。2007年,贾春江赴德国马普煤炭研究所开展博士后阶段的研究,他所在的研究小组有一个基本共识——材料合成是为催化研究服务的。在这样的氛围中,贾春江开始意识到,单纯做材料的合成是没有出路的,由此,他的研究方向开始由材料化学向催化化学转变。

在现在的研究中,材料化学与催化化学可以很顺利地实现融合,但二者的研究思路实际上有很大不同。在此之前,贾春江对材料化学方向的研究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惯用的研究方法和思路,却不适用于催化化学,方向转变起来特别困难。但在巨大的科研压力面前,他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去干。“我的脑子里基本没有不想着课题的时候”,他把生活的重心放在实验室,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咬牙坚持了将近两年,才真正有所适应,对材料化学、催化化学的融合应用也变得更加熟练。

科研之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少不了特定阶段领路人的引导。对贾春江教授而言,本科期间的老师、山东大学化学院宋其圣教授是他做科研的启蒙者,给了他未来规划的指引。那时的贾春江对未来的选择处于迷茫阶段,“宋老师给了我高度的信任和认可,向我推荐了他所看好的材料化学方向和相应的导师,这是我后来选择继续深造的重大推力。”读研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严纯华教授对科研的严谨态度以及常年不间断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也深深影响着贾春江,“老师的严格要求甚至让我害怕”。也正是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下,他的科研能力有了全面提升,终于能够独当一面,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变成课题研究出来。

特色教学,课堂妙趣横生

贾春江教授很注重课堂上的兴趣教学,认为这样能激发学生兴趣,让其更好地理解专业知识。采访现场,他向记者举例谈起课堂上的兴趣导向。“提到氮气时,我就跟学生们说,氮气温度降低到一定程度会变成液氮,看起来和凉水很像,但是液氮的温度却是-196℃。”他会让学生想象碰触液氮的感受,“大家一般都会觉得很凉,但实际上徒手接触液氮会冻伤,而这种冻伤偏偏叫作‘烫伤’”。不管是情景带入还是关于学科专业的有趣故事,这些引导都能俘获学生们的“欢心”,使一堂普通的授课变得妙趣横生。

在“大学生创新创业实验计划”的引导下,化学与化工学院形成了很好的科研氛围,学院设有创新实验,很多本科生在大二就会接触化学实验。为了培养学生们的科研爱好,贾春江教授会把科研带进课堂,让大家接触实验设备,了解真正的科研是怎样的,也会经常在课堂上分享自己的科研成果,“让学生自己感受、认同科研有意思的地方。”

一笔一划写下氢氦锂铍硼,一字一句念好碳氮氧氟氖。从教六年来,贾春江教授一直坚持写板书。随着神秘的化学符号跃然于黑板上,他与学生的关系就此拉近,这也使他的课堂别具一番独特的魅力。他经常提问一些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以此开拓学生的思路。“我们不追求标准答案,遇见一个问题后,从哪个角度去切入、探讨哪方面内容,这很有意思。”他也会自己思考,“学生为什么会从这个角度而不是那个角度去思考?”他始终认为,“发现问题比分析解决问题更重要。”

贾春江教授非常看重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在教学中也注意引导这方面能力的培养。他经常告诫学生:“大学学习很大程度上是个自主学习的过程,能否学好,关键在于自己。”在他的课堂上,经常看到学生自己讲课的场景,这是他为学生设置的翻转课堂。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他会经常问学生,“为什么这篇文章会被发表?”“这篇文章的亮点在哪?”以此引导学生在论文实验结果之外更深层次的思考。

日前,贾春江教授获得霍英东基金青年教师二等奖,这是对年轻一代教师的认同,他认为这要归因于独具特色的教学方式以及这些年的科研成果,不过,这更是一种鞭策自己前进的激励。

最受欢迎导师,如何炼成?

2017年,贾春江教授获评山东大学“我心目中的好导师”,这一称号是学生对老师极大的认可,也是很多老师最为看重的一项荣誉。在教师节祝语中,化学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王伟伟表达了自己对老师的感谢,“在贾老师的课题组,每一位成员都感到幸运与幸福。作为贾老师的第一位弟子,五年来,您的信任、鼓励、肯定,让我有了现在的进步与成长。感谢您,我的导师。”

左四为贾春江教授。他很感谢学校、学生对他的认可,这份荣誉也将激励他在未来做得更好

“对于刚入门的研究生来说,科研可能会很难,但一旦有了想法,有了客观条件的支持,科研是很有意思的。”贾春江教授对研究生要求很严格,每周都让学生交周报并及时反馈,随时关注学生的科研进展。化学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严涵从本科时期就跟着贾春江教授做科研,“我第一篇SCI论文,在贾老师指导下改了50多遍,就连标点符号都被一遍遍纠正。”正是由于老师的精益求精和严格要求,他快速掌握了科研论文的写作风格,第二篇SCI论文只改了五六遍就顺利发表,也因此对严谨的学术态度有了更深的切身体会。

不管对学生还是对科研,贾春江教授总是会全力以赴。走进化学实验室,他是兢兢业业的科研工作者;站上讲台,他又是默默奉献的老师。不管哪种身份,他都怀揣着同样的情感,这是一名科研工作者的专注,一名师者的坚持。这一切,无关其他,只因热爱。


【供稿单位:宣传部 新闻中心    作者:薛书新 李兵    摄影:李兵 资料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