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日记 > 正文

学生

无偿献血服务队志愿者 张天祚

张天祚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03日 10:00 点击次数:

夏日的风吹走了春日的清凉。突然的疫情就像临门一脚,把我们踢向了另一个时代。掰指算算,宅家百日有余。国内疫情形势逐渐明朗,作为长辈口中的千禧一代,业已成年的我们逐渐走上历史的舞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有各自的责任。疫情期间,三分之一的援鄂医务工作者都是90后,更有像张静静一样勇于奉献的楷模。一段时间以来,时常思考自己对于这个社会究竟有怎样的责任。去做志愿者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从多方渠道了解沟通后,我参加了淄博市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离家也近,将将五公里。

闹铃定了七点半,六点半就开始辗转,索性就直接起床吧。天很蓝,阳光很远,一路向西,不停追着自己的影子。半个小时就到了献血站,我推门,打招呼。护士姐姐们都很热情,稍微指导了一下工作内容,便很快投入到工作。我负责的工作主要是前期的身体状况问询、填表指导、收集整理表格、献血后疏导、信息确认以及礼品分发的工作,上手难度都不大,比较琐碎,献血者一多起来就有点力不从心;同时也需要耐心和积极的沟通。偶尔有献血者不符合要求,比如说近一周吃过阿司匹林或者拔过牙,也有些是血压偏高无法献血,这些都需要一一去解释。

经过一上午的忙碌,感触还是很多。有一位上年纪的献血者,进门和两位护士姐姐聊天,填表、血检、抽血一气呵成,临走问我们:“一个月前收到通知,说是有一个奖章让我有空的时候来取,我是不是现在可以领了?”查了一下这位献血者的信息,发现他的献血次数已经达到18次。什么概念呢?两次献血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半年,如果这么算,这个伯伯已经坚持献血将近十年。护士姐姐说:“就这个大叔,我给他抽血的次数就不下6次了。”我不禁敬佩,分礼品的时候询问他怎么坚持这么长时间的。伯伯给我的答复是:“反正平时也是没事,算算日子差不多就过来了。如果自己的血被使用了会有个短信消息,每次看到那个感谢的短信就觉着自己的血值了。三四百的量其实没啥,就是睡一觉的事,这要是正好有人用上了,感觉更有意义。”回想自己献血后收到的短信,是啊,有人用到,自己的血说不定就挽救了生命呢。

献血者中90后甚至00后的人数,也不在少数,他们大多是三两人一起过来,有的是逛完商场就商量着献血;有的就是冲着献血组队而来。我想,这在很大一方面也体现出我们这一代人的同情心、责任心和奉献意识。一天的忙碌结束了。这天,我是奉献者,是为奉献者服务的奉献者。我感谢这段经历,感谢给我的启迪。

作为同样是90后的自己,不禁反问,我的责任是什么?我的义务又是什么?在这次疫情之中,我所能做的,难道只是捐钱,只是宅,只是保护好自己?我已研究生二年级,时常想起校规石上篆刻的“为天下储人才,为国家图富强”,作为一名山大人,要有“为天下”“为国家”的责任意识,要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济世情怀,要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的奉献精神。疫情当头,“空有报国志,无奈客京华”。我能做什么?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发光发热,奉献着自己的智慧与勤劳。而我想,作为环境人,自是应探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法,探索经济发展与资源可持续的新路。今日我无法披挂上阵,当以专业为战场,知识为利器,在环境保护、绿色发展、减施增效等各个环境科学和环境工程领域开疆扩土。


【供稿单位:环境学院    作者:2018级硕士研究生 张天祚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杨小雪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您是本站的第:64104994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