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日记 > 正文

冯岸郁

献血志愿者 冯岸郁

学生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20日 10:19 点击次数:

自从上学期在学校看到献血车后,我便一直对献血这件事念念不忘,遗憾的是当时我未满十八,不能去献血。一直到后来,看到新冠肺炎痊愈患者去捐献血浆,为抗击疫情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再一次感动了我。所以,甫一成年,我就准备去捐献血浆,完成这件令我念兹在兹、无日或忘的事。
整个过程是分两天进行的,第一天先体检,第二天才可以捐献血浆。虽说我一直都想要献血,但实际上,我对这个未知的过程还是有些恐惧的。还好整个过程都有血浆站的老师——江老师带着我走完整个流程。特别是到抽血化验处,我眼神飘忽、坐立难安,江老师似乎是看出来我的焦虑,柔声细语地安慰我,像极了母亲的呢喃。我也稍微有点窘迫,毕竟我也不是个小孩了,还学的护理专业,但还是这么害怕打针验血。我忽然回想起,刚刚入学做体检的时候,那个校医老师也是这么打趣我的:“都学了护理了,看到针不应该亲切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返校,再看到他们。
在经过一系列的询问后,我踏入了血浆科,那里已经躺着一些人了,还有不少是年轻的90后甚至00后。我在看到他们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温暖、踏实和希望。这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没有逢年过节,也没有过多的宣传,这里却仍然有这么一群人,在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爱心,温暖整个世界。
我强迫自己看着那个针头刺破我的血管,引导着血液的流出,想着多看看总会减少自己的恐惧,但是当流着我血液的针管放到我手臂上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浑身一颤。或许是让我有一种错觉,仿佛我就是一个正在大出血的患者,无助、恐慌。还好这个念头转瞬即逝,机器开始转动,离心,分离出血浆,再把剩下的部分输回到我的体内。谁曾想,它循环一周之后,我便开始眼前发晕、心悸。我原以为,这只是暂时的现象,忍一忍就过去了,江老师此刻却看出来我的不对了,急忙暂停了抽血,开始回输一些生理盐水,又喊旁边的护士小姐姐去倒葡萄糖水给我喝。我忍不住嘴角上扬,因为我知道,有她们在,我不会有事的,剩下的一切麻烦,她们会帮我扫除。几个医生听说我感觉不适,也纷纷赶来,轮番向我科普献血浆的益处,试图消除我的疑虑,甚至点开相册,跟我讲起了他们之前的种种故事……
其实自从进了医学院,我已经把医院当家一样看待了,觉得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格外亲切。希望以后的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让别人那么安心、踏实。




【供稿单位:护理学院    作者:2019级本科生 冯岸郁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龚英杰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您是本站的第:64104994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