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真正的艺术家----《约翰·克里斯朵夫》

发布日期:2019-12-14 09:36:23 点击次数:

一提起艺术,许多人会觉得艺术离我们颇为遥远。若要是去细细品傅聪的黑键白键,或是马友友的跳弓拨弦,就会对艺术发出奇妙的惊叹。

回首克里斯朵夫一生,我不得不赞叹:这才是艺术家应该有的诗兴与浪漫。这种浪漫既不会因为出身的低微而消失,也不会因为生活的拮据而减退。这种浪漫几乎是艺术家无限接近于艺术的本质,时而散发出的人格光辉,这种光辉只会随着时间的延革而历久弥新。

克里斯朵夫的一生经历了四次成长,一次关乎个人的尊严,一次是冷静而深刻地批判民族的缺点,一次是关乎普天之下的自由,而最终一次飞跃则是关乎真理与博爱。最后一次至关重要,艺术带给人的欢愉与平静,远不是名与利的刺激,而是对于一切真理与伟大的崇敬,对一切世人的怜悯与博爱。从这点上来说,艺术是近乎于神性的。

而艺术的神性又会去抚慰艺术家的心灵。每一个艺术家的心灵即是脆弱的,也是坚强的。他们心灵的脆弱在于超乎常人的澄澈,他们太容易被举世的污浊刺伤;他们内心蕴育的爱,则成为最强大的武器,击碎现实的不公与黑暗。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克里斯朵夫历经磨难,但他依旧幸福,他作为艺术家,将欢乐与爱洒满整个世界,这才是司汤达所谓的少数的幸福人。而这种幸福,不在于六千法郎与书房的“犬儒主义”,而是西西弗里斯的奋斗与攀登的成就。

艺术与爱是无国界的,当奥里维与克里斯朵夫蜗居在法国的阁楼里时,当两人尽其所能的照顾对方时,这实在是令人感动的。奥里维是诗人,克里斯朵夫是音乐家,究其本质,两人都是艺术家。奥里维的诗歌与克里斯朵夫的琴声,好像是莱茵河畔的阳光,伴随着塞纳河的浪漫,流淌进了逼仄的阁楼。当看到邻里的冷漠消融,彼此的怨恨化解,那一刻,人性的光辉与音乐与诗歌的交融,真的是美到极致。

很多人认为克里斯朵夫是贝多芬的化身。如果从经历和对音乐的认知上来看,的确有道理。但我认为克里斯朵夫作为艺术家、音乐家的象征,他所代表的人物不仅有贝多芬,还有肖邦,德沃夏克,柴可夫斯基等等,换个方式说,克里斯朵夫是一个音乐家的集合体。因此,每每读到克里斯多夫的经历,总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无比陌生。克里斯朵夫的形象也诠释了所有艺术家心底对艺术的敬意与不灭的热情。

艺术家是热爱冒险的人,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人。同时艺术家是孤独的,但他们的孤独只会给自己提供一个更深入更清醒的认识,对于艺术的发展,这是幸运的;对艺术家们,不知是幸或不幸?

反观今日,乐坛大师辈出,群星璀璨。可是,当看到才华横溢的“准艺术家”们不得不迎合大众的口味,不得不为自己拉拢人气,而慢慢退化成娱乐明星,放弃自己的追求,不免心痛又无奈。

即使贝多芬只有一个,克里斯朵夫只有一个,但我们不能只有一个贝多芬或克里斯朵夫吧。

【供稿单位:护理学院    作者:曾玥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龚英杰 蒋晓涵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您是本站的第:64104994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